您現在的位置: 樂山一中公共信息網>> 德育天地>> 校園文化建設>> 正文內容

《给青年的十二封信》之二 漫谈读书——梁實秋

漫  談  讀  書

 

梁實秋

 

    我们现代人读书真是幸福。古者,"著于竹帛谓之书",竹就是竹简,帛就是缣素。书是稀罕而珍贵的东西。一个人若能垂于竹帛,便可以不朽。孔子晚年读《易》,韦编三绝,用韧皮贯联竹筒,翻来翻去以至于韧皮都断了,那时候读书多么吃力!后来有了纸,有了毛笔,书的制作比较方便,但在印刷之术未行以前,书的流传完全是靠抄写。我们看看唐人写经,以及许多古书的抄本,可以知道一本书得来非易。自从有了印刷术,刻板、活字、石印、影印,乃至于显微胶片,读书的方便无以复加。  
  物以稀爲貴。但是書究竟不是普通的貨物。書是人類的智慧的結晶,經驗的寶藏,所以盡管如今滿坑滿谷的都是書,書的價值不是用金錢可以衡量的。價廉未必貨色差,暢銷未必內容好。書的價值在于其內容的精到。宋太宗每天讀《太平禦覽》等書二卷,漏了一天則以後追補,他說:"開卷有益,朕不以爲勞也。"這是"開卷有益"一語之由來。《太平禦覽》采集群書1600余種,分爲55門,曆代典籍盡萃于是,宋太宗日理萬機之暇日覽兩卷,當然可以說是"開卷有益"。如今我們的書太多了,縱不說粗制濫造,至少是種類繁多,接觸的方面甚廣。我們讀書要有抉擇,否則不但無益而且浪費時間。  
  那麽讀什麽書呢?這就要看各人的興趣和需要。在學校裏,如果能在教師裏遇到一兩位有學問的,那是最幸運的事,他能適當的指點我們讀書的門徑。離開學校就只有靠自己了。讀書,永遠不恨其晚。晚,比永遠不讀強。有一個原則也許是值得考慮的:作爲一個道地的中國人,有些部書是非讀不可的。這與行業無關。理工科的、財經界的、文法門的,都需要讀一些蔚成中國文化傳統的書。經書當然是其中重要的一部分,史書也一樣的重要。盲目的讀經不可以提倡,意義模糊的所謂"國學"亦不能餍現代人之望。一系列的古書是我們應該以現代眼光去了解的。  
  黃山谷說:"人不讀書,則塵俗生其間,照鏡則面目可憎,對人則語言無味。"細味其言,覺得似有道理。事實上,我們所看到的人,確實是面目可憎語言無味的居多。我曾思索,其中因果關系安在?何以不讀書便面目可憎語言無味?我想也許是因爲讀書等于是尚友古人,而且那些古人著書立說必定是一時才俊,與古人遊不知不覺受其熏染,終乃收改變氣質之功,境界既高,胸襟既廣,臉上自然透露出一股清醇爽朗之氣,無以名之,名之曰書卷氣。同時在談吐上也自然高遠不俗。反過來說,人不讀書,則所爲何事,大概是陷身于世網塵勞,困厄于名缰利鎖,五燒六蔽,苦惱煩心,自然面目可憎,焉能語言有味?  
  當然,改變氣質不一定要靠讀書。例如,藝術家就另有一種修爲。"伯牙學琴于成連先生,三年不成。成連言吾師方子春今在東海中,能移人情。乃與伯牙偕往,至蓬萊山,留伯牙宿,曰:'子居習之,吾將迎師。'刺船而去,旬時不返。伯牙延望無人,但聞海水洞崩拆之聲,山林冥,群鳥悲號,怆然歎曰:'先生將移我情。'乃援琴而歌,曲成,成連刺船迎之而返。伯牙之琴,遂妙天下。"這一段記載,寫音樂家之被自然改變氣質,雖然神秘,不是不可理解的。禅宗教外別傳。根本不立文字,靠了頓悟即能明心見性。這究竟是生有異禀的人之超絕的成就。以我們一般人而言,最簡便的修養方法是讀書。  
  書,本身就是情趣,可愛。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書,立在架上,放在案頭,擺在枕邊,無往而不宜。好的版本尤其可喜。我對線裝書有一分偏愛。吳稚晖先生曾主張把線裝書一律丟在茅廁坑裏,這偏激之言令人聽了不大舒服。如果一定要丟在茅廁坑裏,我丟洋裝書,舍不得丟線裝書。可惜現在線裝書很少見了,就像穿長袍的人一樣的稀罕。幾十年前我搜求杜詩版本,看到古逸叢書影印宋版蔡孟弼《草堂詩箋》,真是愛玩不忍釋手,想見原本之版面大,刻字精,其紙張墨色亦均屬上選。在校勘上箋注上此書不見得有多少價值,可是這部書本身確是無上的藝術品。 



來源:四川省樂山第一中學校  編輯:樂山一中
相關文章
  • 沒有相關內容